万家恒利2013年第2季度投资运作分析和市场展望
2013-07-17
分享至:

报告期内基金投资策略和运作分析

 

1.宏观经济分析

 

二季度宏观经济总体表现较弱。6月份PMI走低至50.10,接近荣枯线水平,其中生产和新订单指标走弱反映制造业的生产端和需求端均处于较弱水平。固定资产投资方面,尽管基建投资和地产投资仍保持较高水平,但制造业投资仍旧疲软,拉低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累积同比增速逐月小幅走低,5月末其值为20.4%,处于2012年以来形成的较低平台上。消费方面,受一季度中央抑制“三公”消费影响,二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仍处于较低水平,但随着政策影响效应的减退,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出现小幅反弹的迹象。融资方面,二季度全社会融资总量处于高位水平,以委托贷款、信托贷款、未贴现票据融资为主的非标类融资工具快速发展,在助长金融套利、造成货币空转的同时,非标融资的投向也不利于调结构的政策目标。二季度通胀水平整体低位运行,内外需不旺的基本面下,CPI底部徘徊,PPI则受制于大宗商品下跌以及工业品需求不旺影响而低于预期,通缩风险增加。

 

宏观政策方面,控风险成了二季度宏观政策的主要着力点。发改委和银监会出台了一系列针对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和发行企业债的管理文件,连同6月份央行对银行体系的“压力测试”,反映了政策希望通过警示银行去杠杆,从而间接上起到控制和降低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和房地产这两个目前中国杠杆比例最高区域的债务风险的作用,为经济转型和调结构打下基础和创造条件。

 

2、市场回顾

 

二季度债券市场走势一波三折。季初,在基本面走弱、8号文引发银行理财配置型需求增加的预期以及宽松的流动性环境下,收益率延续1季度末的走势继续大幅下行,尤其是城投企业债。

 

4月中旬开始的债券监管风暴引发债券市场短暂恐慌,债券收益率在3-4个交易日内快速上行,其中5年AAA中票从4.58%上行至4.80%。但是其后在恐慌性情绪短期内释放后,基本面和流动性的宽松预期仍然占据主导,收益率继续缓步下行,并创下年内新低。

 

到5月中旬,银行间市场流动性出现变化:外源性方面,QE3退出预期导致资金从新兴市场回流美国,另外,外管局20号文也限制了热钱套利行为,表现为5月份国内外汇占款较前期大幅减少;内源性方面,端午节假日、税收上缴、补缴存款准备金等因素,以及央行控风险政策取向下推迟向市场注入流动性,导致资金面迅速紧张,并近乎演变为恐慌性的流动性危机,隔夜和7天回购利率纷纷创下历史新高。受资金面骤然紧张影响,债券收益率大幅跳升,收益率曲线长短端倒挂严重,其中1年期各评级的短融收益率从低点整体上行超过150BP,3年期各评级的中票上行超过65BP,5年各评级的中票整体上行超过45BP;利率债方面,国债短端全线大幅走高,长端品种如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度上行至3.7%,较前期低点上行约28BP,金融债方面,1年期国开债从低点上行约100BP,3年期上行约60BP,5年期上行约40BP,而10年期则上行约25BP。

 

在恐慌性的流动性环境下,央行开始舒缓流动性紧张预期,并最终向部分银行注入流动性,此后收益率再度快速下行,部分收复此前因流动性过度紧张而导致的上行空间。从整个季度看,信用产品和利率产品收益率曲线均较一季度末更加平坦化,短端收益率抬升,长端则小幅下行,反映了基本面走弱和流动性季末紧张的情况。

 

3.运行分析

 

二季度本基金规模变化较大,顺势减持了部分利率品种和城投债,以交易所公司债、短融为主进行配置以获取票息,同时积极参与中长期限高评级中票的交易性机会;杠杆方面,4月份以后总体上维持较低水平,从而在6月份的流动性危机中较为主动,并保持了净值的低波动性。

 

管理人对宏观经济、证券市场及行业走势的简要展望

 

展望三季度,实体经济仍维持疲弱局面,固定资产增速仍将小幅下滑,工业增加值难见起色;通胀水平仍将低位运行。维持债券资产成为大类资产中较有吸引力的类属资产的基础仍在。

 

但是,我们也认为在经历7月初流动性宽松后收益率快速下行后,债券资产中的部分品种,主要是长期限利率产品,的估值吸引力有所减弱。主要因为:第一,截止二季度末,多数宏观分析师下调了国内的全年GDP预测,我们认为目前的利率长短收益率已经较为充分的反映了经济疲弱的预期。另外,我们对下半年国内宏观经济不是非常悲观,国务院近期关于激活存量资金,支持棚户区改造、节能环保、公共服务和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等拉动内需的政策将为疲弱的实体经济托底。美国QE3退出必然伴随着美国经济更为明确的复苏,这将有利于全球经济的复苏以及国内经济的好转。第二,对三季度银行间市场流动性保持谨慎。一方面,“盘活存量”的政策框架下,央行很难主动增加市场的流动性,另一方面,外源性的外汇占款的减少仍可预期,而季节性时点给流动性带来的冲击仍不可忽视。

 

三季度我们将更加重视信用风险。金融机构去杠杆过程将导致:第一,社会融资总量的下滑,这将使得部分负债率高、自身现金流创造能力差的企业面临资金吃紧或者链断裂的风险。第二,银行去杠杆过程中,企业融资成本上行,使得那些盈利能力差的企业出现明显的财务压力。预计下半年将有更多的债券发行人被下调评级,甚至出现信用风险。我们仍然会遵循规避行业风险的原则,选取万家基金信用评级系统中价值相对较好的债券进行投资。

 

操作上,三季度将优先配置目前收益率仍较为具有吸引力的短融,同时,选择资质较好、具有票息优势、中长期限的信用产品进行配置以获取票息,择机选择流动性好的长期限高评级信用债以及利率产品参与交易性机会,同时继续调整债券组合,回避低评级信用债。并根据资金面的情况灵活调整杠杆比例,总体不会长时间维持较高杠杆比例。